開埤造圳起家園,生生不息養萬物

親濕地-埤塘生態區

埤塘如何形成

豐沛的雨水或地下湧泉在山區或平原的低窪處匯聚,慢慢地形成了天然的湖泊(陽明山的竹子湖)或埤塘(宜蘭的雙連埤),水位也因季節的關係而高高低低。人類向大自然學習,在距離水源甚遠或水源供應不穩定的地區開挖人工埤塘蓄水。早期的桃園臺地便是農夫開圳引水、挖埤塘蓄水灌溉農田,因而形成水塘遍佈的景象。

埤塘有何功能?
天然的湖泊與埤塘形成後,慢慢地蘊育了許多的水生植物,例如:臺灣萍蓬草、小杏菜、龍骨瓣杏菜…,這些植物腐爛後,為魚、蝦、貝類提供食物來源,吸引了喜好在水域環境生活與繁殖的水生昆蟲、青蛙。鳥類、哺乳類等動物亦會前來水邊喝水或覓食,形成了豐富的濕地生態。很多人的童年回憶都與埤塘有關,例如挖蚯蚓去釣魚、釣青蛙,牽著水牛去埤塘泡水,甚至也是農村裡消防滅火的水源之一。

台灣體型最小的蛙類-小雨蛙(抱接中)
大龍蝨
彩裳蜻蜓
農民則運用天然或人工的埤塘灌溉稻田、種植稻田或水耕蔬菜(蓮子、蓮藕、茭白筍、菱角、茨實、水芋頭),繼而更轉作養殖魚、蝦、或放養鴨、鵝或遊憩等具有經濟價值的產業。 這些湖泊、埤塘或水田也具備蓄水、防洪及調節微氣候的功能,更滿足人們在視覺與心靈的需求。
水的五個向度美 (來源: 謝蕙蓮/濕地生態與濕地之美)
濕地的美來自於水在時間空間裡所產生的光影效果。這時空變化有五個向度:第一度是水面,第二度是水面之上的天體,第三度是水面之下的水體,第四度是水體之下的地質(土壤、岩礁或珊瑚礁),第五度是時間。天光雲影與遠山飛鳥是水面不停變換的風景;游魚走蝦穿越沈葉枯枝的叢林,是水心澄靜時的舞碼;鴻爪在軟泥上,紀錄著徘徊尋覓與對未知的期待;而水位或深或淺,青苔或濃或淡,風雨無情或有致是日夜、季節與年月在濕地上的對話。這外景內觀的情境,造就了無數不朽的詩篇。

當埤塘消失了,水生生物該何去何從?

隨著工業時代來臨,許多農田或埤塘開始被填土、建設廠房與住宅,許多埤塘濕地漸漸在消失中。人類可以易地而居,但倚賴埤塘的水生生物卻失去棲身的水域環境,許多常見的水生動植物漸漸稀少或瀕臨絕種,而拿著釣竿在埤塘釣魚、青蛙的美好回憶終將消失;惟有保育埤塘濕地才能保護這些僅存的水生動植物。

埤塘生態區南池由管理處重新營造本土的埤塘與草澤生態系統之前的概況(2003.10月之前)

關渡自然公園成立後,由台北市野鳥學會,2003.10在桃園楊梅66號快速道路旁的一次採集「希望之土」:土壤裡保留了許多少見的水生植物種子。在園區既有的水生池基地重新營造本土的埤塘與草澤生態系統,並且以北部遭受破壞情形嚴重的桃園地區埤塘,作為棲地重建的模擬標的。

現在來到生態池畔,首先映入眼簾的當屬綠意叢叢的水生植物了。包括圓葉節節菜、柳葉水簑衣、田字草、臺灣萍蓬草、桃園石龍尾、水車前、鴨舌草、野慈姑、三白草、過長沙、荷花、野薑花;岸邊有穗花棋盤腳和風箱樹等濱水林木。